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主管      题字:邹家华
English       手机访问
位置:首页 > 新闻 > 行业要闻 > 工业增长进入“新常态” 工业产品进入相对饱和期

工业增长进入“新常态” 工业产品进入相对饱和期

    2018-04-28 09:44

国家统计局4月27日发布的数据显示,1-3月份,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(以下简称“工业利润”)同比增长11.6%,增速比1-2月份放缓4.5个百分点。3月单月的工业利润同比增长率更是仅有3.1%,放缓的迹象更为明显。

根据国家统计局工业司何平博士的解读,3月工业利润同比增幅较1-2月回落13个百分点,主要有三方面的原因,一是春节延后的影响,2018年春节在2月中下旬,3月时仍有一些企业尚未复工;二是工业产品价格涨幅回落,3月PPI同比涨幅比1-2月低;三是汇兑损失等使财务费用增加。

如果剔除上述三方面的因素,3月工业利润增速不致如此大幅下降。但一季度的增长情况显示,今年工业利润的增速会明显慢于去年,去年一季度工业利润同比增长率高达28.3%,去年全年为21%,今年全年可能会回落到10%上下。工业利润等于主营业务收入乘以主营业务收入利润率,以此公式进行分解,今年一季度工业企业的利润率为6.18%,比去年同期的6.13%还略有增长,所以,工业利润减速的原因是主营业务收入增长放缓了,今年一季度同比增长9.6%,低于去年同期的14%。这说明,工业企业的盈利能力并没有减弱,但是市场需求的增长放缓了。

去年工业利润增长快,主要原因是PPI涨幅高,一方面拉高了主营业务收入,另一方面增强了工业企业盈利能力,利润率从2016年的5.97%上升到2017年的6.46%。在过去几年,PPI基本上主导了工业利润增长的波动。2012年3月以来PPI同比负增长,导致主营业务收入和工业利润率都逐年下降,2015年工业利润甚至出现负增长;2016年开始去库存,PPI出现环比正增长,最终同比涨幅也在10月由负转正,带动了主营业务收入和工业利润率都逐渐上升。今年PPI涨幅将明显下降,因而工业利润增长放缓也是可以预期的。

透过PPI导致的波动,我们可以看到工业增长已经经历由超高速增长向中高速增长的转型,而今年之后可能趋于基本稳定。在2011年之前的很多年里,规上工业企业主营业务收入每年的增长率都在20%以上;而在2012年之后,逐年放缓至个位数,2015年仅增长0.8%;2016年之后开始反弹,但2017年在PPI涨幅高达6.3%的情况下,主营业务收入也仅有11.1%的增长。从主要工业产品产量的增速看,很多都是低增长甚至负增长,2017年仅有房间空气调节器、集成电路等少数工业产品产量的增长率是两位数。

可以说,我国已经进入工业产品相对饱和的时期,2013年每百户拥有的彩色电视机就有116台,到2016年为121台;2013年每百户拥有的移动电话就有203部,到2016年为235部。很多工业产品在几年前就有了很高的普及度,因此之后都没有了快速的增长。那么,工业的增长不可避免地会放缓,进入一个“新常态”。当然,某些工业产品——例如上文中提到的空调和集成电路——还会有比较快的增长,但整体来看,工业的增速将比之前慢很多。

之前我国经济的超高速增长,很大程度是由工业的超高速增长拉动的。随着工业增长减速,就可能出现寻找高速增长动力的思维,并因而不再重视工业(主要是制造业)。在现代社会,人们更重视“快变量”,而忽视“慢变量”;更重视“边际”,而忽视基础或者说内核;更重视增量,而忽视存量。对于以经济增长为重要政绩的地方政府是如此,他们偏好增长快的产业;对于以资产升值为目标的投资者也是如此,他们热衷投资于有想象空间的项目。那么,当工业不再具有快速增长动力时,就可能遭到地方政府和投资者的忽视,各种资源远离工业而去。这样的情况在发达国家已经出现了,很多制造业被转移到了中国等发展中国家。但是,进入稳定状态的工业对于经济和社会其实仍然是非常重要的,人们对工业产品的需求会增长放缓但不会减少,工业提供的就业机会也不可或缺,没有工业的稳定增长,经济增长就难有持续性,社会也可能陷入严重的分化,这是发达国家已经需要面对的问题。

当我国工业增长进入“新常态”,经济也进入了“新常态”,我们应该自觉地关注“慢变量”的工业。在高质量增长的要求下,存量优化非常重要,而对增量或者说增长的重视应该适度减弱。工业未来难以在增量方面提供强劲的经济增长动力,但可以在存量优化中为更环保、更公平、更高效的发展做出贡献。

上一篇:东软慧聚助力航天电子除孤 构建信息化新模式         下一篇: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关于对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等6家协会违规涉企收费进行批评的通报
责任编辑:沙均奖